>
快捷搜索:

索拉非尼联合拓扑替康,羊水穿刺应该如何选择

- 编辑:18bet中文网站登录 -

索拉非尼联合拓扑替康,羊水穿刺应该如何选择

原标题:卵巢癌抗血管生成治疗新选择:索拉非尼联合拓扑替康

原标题:一文读懂 | NT、唐筛、无创、羊水穿刺应该如何选择?

原标题:面肌痉挛微创手术

导读

指导医生:蔡柳洪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生殖医学中心 主任医师

面肌痉挛微创手术,面肌痉挛属不是什么严重疾病,也不致命,但因高发已严重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健康,让患者的生活质量得不到保障。面肌痉挛在临床上,患者的面部多从眼轮匝肌开始,然后涉及整个面部;抽搐呈现阵发性且不规则;可因疲倦、精神紧张等加重,病情严重的患者甚至连自主睁开眼睛都做不到。因此,建议患者一定要尽早诊断、治疗,避免带来更大的危害。

卵巢癌是女性生殖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手术及化疗是卵巢癌患者治疗并驾齐驱的两驾马车,手术成功与否以及适时适当地选择化疗方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卵巢癌患者的总体治疗效果。

近日,一篇名为《华大癌变》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中称湖南一孕妇经过“无创DNA检查”获得结果为“低风险”,但依旧生下唐氏病儿,一时间,以华大基因为代表的产前无创筛查技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面肌痉挛的病因多数患者是由于面神经出脑干区域存在异常血管压迫,血管对面神经的搏动性刺激和(或)引起面神经脱髓鞘病变,会引起面神经及面神经核兴奋性增高,从而产生频繁的“放电”,单次放电就会导致面部肌肉抽搐一次,持续的放电就表现面部肌肉持续抽搐,使面部痉挛变形。目前根据病因,患者可选择面肌痉挛微创手术“显微血管减压术”进行治疗。显微血管减压术是治疗面肌痉挛最有效的手术,手术风险低、并发症少、治愈率高,是面肌痉挛患者治疗的最佳选择

一般我们把铂类治疗完成后6个月内复发的卵巢癌归类为铂类耐药或铂类难治性卵巢癌,预后较差,并且铂耐药型卵巢癌治疗选择非常有限。既往研究表明,抗血管生成药物与化疗药物联合应用,能有效改善铂耐药卵巢癌患者的预后。

有报道显示,不少孕妇搞不清楚对“无创DNA”与“羊水穿刺”之间的区别,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做了产检。今天我们客观了解下NT、唐筛、无创无创DNA和羊水穿刺。

北京部分公立医院开展显微血管减压术治疗面肌痉挛,每年为来自全国各地众多患者实施显微血管减压术治疗面肌痉挛,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尤其在手术操作中,总结手术技巧,并对其进行改良,使手术有效率提升到98%以上。目前部分正规医院已开通网络咨询预约服务,如有任何疑问请咨询在线专家,专家会根据你的问题进行解答。

抗血管生成药物索拉非尼我们十分熟悉,过去十年一直稳坐肝癌一线治疗的“头把交椅”。作为一种口服多靶点、多激酶的抑制剂,目前索拉非尼已经获批用于多个瘤种,既往在卵巢癌的研究中也显示出了一定的疗效。

NT检查

民航总医院神经外科——

近日发布在Lancet Oncology杂志的一项II期研究发现,索拉非尼联合托泊替康,可以使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的生存得到显著改善。

颈项透明层厚度(NT) ,胎儿颈项背部皮肤层与筋膜层之间软组织的最大厚度,反映皮下组织内淋巴液体的积聚。

国内著名颅面神经专家团队

研究方法

NT扫描不仅是早期唐氏筛查的重要风险测算项目,还是其他染色体疾病和先天性心脏病等非染色体问题的重要观察内容。

颅面神经专家于炎冰教授领衔

TRIAS是一项多中心、双盲、安慰剂对照的随机II期研究。2010年1月18日至2013年9月19日,在德国20个中心共入组174例先前治疗复发性疾病未超过2线化疗的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按照1:1随机分配,其中接受索拉非尼联合拓扑替康83例,接受安慰剂加拓扑替康治疗89例。

图片 1

出诊时间:每周三下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两组患者接受既定的6个周期化疗,完成化疗后,患者接受1年索拉非尼或安慰剂维持治疗。两组患者基线特征平衡,大多数患者ECOG表现状态评分为0或1。分层因素为复发的时机(首次与晚期复发)。主要研究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OS、ORR和DOR。

最佳检测时间:孕11~13+6周

责任编辑:

研究结果

这个时间段内,绝大部分宝宝已经初见人形,头部、躯干、四肢可以分辨出来了,在超声下还可以观察到胎儿活动,适于早期筛查的开展。更重要的是,11周前难以观察颈项透明层,而14周后它又会逐渐消失,因此我们要抓紧这几周的时间进行检查!

中位随访期为10.0个月后,索拉非尼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60例和70例患者达到PFS终点。索拉非尼组与安慰剂组相比,PFS显著改善(6.7 vs 4.4个月;HR 0.60, 95% CI 0.43–0.83; p=0.0018)。完成化疗后,42%的索拉非尼组患者接受维持治疗的中位数为1.6个月,38%的安慰剂患者接受维持治疗的中位数为1.4个月。

图片 2

该研究中的大多数死亡是由于疾病进展,作者指出,这表明PFS是一种有意义的结果。索拉非尼组的OS也有所改善。mOS分别为17.4 vs 10.1个月(HR0.65, 95% CI 0.45–0.93; p=0.017)。

NT检测可以预测胎儿染色体异常发生的风险率,主要为染色体非整倍体异常等。它还可以提示是否需要进行无创DNA筛查或羊水穿刺来进一步明确是否存在染色体异常。除了染色体异常,部分染色体正常但合并广泛的胎儿缺陷或罹患综合症的胎儿,也可能存在NT检查的异常,如胎儿心脏畸形、膈疝;软骨发育不全等运动系统异常;颈部和头面部先天畸形;淋巴管异常等。

图片 3

一般来说,厚度小于2.5毫米为正常,等于或大于2.5毫米为NT增厚,也有部分医院采用3毫米作为区分标准。

PFS和OS

图片 4

(A、B 意向治疗人群;C、D 二线治疗人群;E、F三线或四线治疗人群)

如果NT值偏高意味着胎宝宝可能存在以下问题:

多变量分析发现索拉非尼和FIGO分期是PFS的重要预测因子;对于OS,重要的预测因子包括索拉非尼,FIGO分期和年龄。探索性分析显示,对比二次铂类耐药的患者,索拉非尼的疗效在首次铂类耐药的患者中疗效更优,PFS HR分别为0.83 vs 0.40。

1、唐氏胎儿

安全性分析显示,两组患者最常见的所有级别的不良事件均为血液学毒性,脱发,乏力,胃肠道不适和腹痛。两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相似(59% vs 51%),索拉非尼组最常见的严重不良事件包括腹痛,呼吸困难和中性粒细胞减少。此外,索拉非尼组较安慰剂组更常发生的3-4级不良事件是白细胞减少,手足综合征和其他皮肤症状。

2、先天性心脏病

结论

3、其他结构性畸形

TRIAS研究是第一项在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中,显示抗血管生成治疗联合化疗维持治疗可以显著改善患者PFS和OS的研究。这一发现为抗血管生成药物在卵巢癌中的疗效提供了证据支持,需要进一步在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中探索维持治疗策略。

但值得强调的是,NT检测看得出风险高低,但还看不出最终结果!所以准妈妈们对待NT增厚的正确态度是不焦虑、不忽略。因为这可能只是生娃路上的又一次考验。但既然已经高风险了,以后各项排除胎儿畸形的检查就不要偷工减料,如果没有问题皆大欢喜,万一真的不幸也能及早处理。

延伸阅读

图片 5

图片 6

蔡柳洪 主任医师

近日,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黄欣、蓝春燕教授团队最新类抗血管生成(VEGFR2)新分子靶向药物阿帕替尼联合依托泊苷治疗铂耐药卵巢癌的研究成果也于《Lancet Oncology》在线发表。

在中山三院生殖中心通过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助孕的妈妈们记得回来交NT报告哦!以便我们对你的助孕过程有更全面的了解~

在这项II期临床研究中,研究团队首次提出全新理念的组合方案,新型口服靶向药物阿帕替尼联合传统口服周期特异性抗肿瘤药物依托泊苷的治疗方案。

唐氏筛查

在意向治疗人群中,客观有效率(ORR)为54.3%,疾病控制率(DCR)为85.7%;在符合方案人群中,ORR为61.3%,DCR为96.8%。同时,该研究观察到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8.1个月。此外,由于该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容易耐受,所以患者均能在门诊接受治疗。

最佳检测时间:早唐孕9-16周,中唐孕15-20周

参考文献:

操作:通过抽取准妈妈的血清,检测母体血清中甲型胎儿蛋白(AFP)、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和游离雌三醇(uE3)的浓度;结合预产期、体重、年龄和采血时的孕周等,计算生出先天缺陷胎儿的危险系数。

Sorafenib plus topotecan versus placebo plus topotecan for platinum-resistant ovarian cancer (TRIAS): 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2 trial.Lancet Oncol.2018.

图片 7

1.创先河!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黄欣、蓝春燕教授关于卵巢癌最新研究成果在《Lancet Oncology》发表

适应人群:年龄小于35岁(指到了预产期时孕妇的年龄)的单胎妊娠孕妇。

2.肺癌:我与靶向药不得不说的“世仇”

检出率:早唐和NT结合,检出率在85%左右,假阳性率在3%左右。中唐检出率在65-75%之间,假阳性率在5-8%。简单来说,就是早唐会比较准确。

本文由健康疾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索拉非尼联合拓扑替康,羊水穿刺应该如何选择